·[通过强制性功能来降低复杂性]·

日期:2020-03-20 01:21:08

来看一下简陋的卫生纸架(图3.6)。连最简单的事物都会有隐藏的复杂性。单轴卫生纸架是司空见惯的,但我得说,它很不方便。当卫生纸用完了之后怎么办?当一个家庭的或公共的设施被共享时,就会引起社会问题。在改造我们的家时,我们决定将安装一个双轴卫生纸架,这样一来,每当一卷卫生纸用完,总会有另一卷可以使用。我们购买了如图3.7所示的一组双轴卫生纸架。

我们很快就发现,虽然我们现在有了两个卫生纸卷,但问题还没有解决。这两个纸卷在相同的时间出现,当然,卫生纸卷用完的时间变成了以前的两倍,但我们无法摆脱相同的结果:出现缺少卫生纸时的尴尬。我们发现换成双轴卫生纸架意味着我们不得不使用更复杂的行为:我们需要一个选择上的规则。这种行为规则上的系统性应用被计算机科学家称为"规则系统"。

经过一些自我观察和在日益增长的朋友圈子里的讨论,我们发现在公众环境里从两个可见的纸卷中作选择时,有三个不同的规则系统:大、小和随机。

如果我们假设随机规则系统是最自然的,那这将是一个糟糕的选择。如果我们的选择性是真正随机的,我们就会差不多平均地去选择每个纸卷,也就会使两个纸卷在同一时间用完。随机规则系统是不适用的,使用卫生纸需要动些脑筋。

我们很快发现,最自然的规则系统是选择使用更大的纸卷。唉,来考虑一下它的效果吧。假设我们开始使用两个纸卷,A和B,A是大于B的。在以大为先的规则系统里,由于A是较大的纸卷,所以是从A开始取纸,直到其大小变得明显小于另一个纸卷B,然后,开始从B开始取纸直到它变得小于A,这时A又变成首选的。换言之,两卷纸减少的速度大致相同,这意味着当A纸卷用完后不久,B纸卷也很快就用完了,用户又一次面对着两个空纸卷架。以大为先的规则系统被计算机科学家称为"平衡使用"的规则系统,但这并不是我们在卫生纸使用上所希望的。

其他人是怎么做的呢?我带着这个问题到大街上,问路人在使用图3.7中所示的两个纸卷时会选哪一个大的那个?还是小的那个?大多数人都表示他们会选择大的那一个。

以小为先的规则系统是正确的选择。在以小为先的规则系统里,始终从小的那个纸卷上取纸,它就会变得越来越小,直至用完。然后再从另一个纸卷上开始取纸,在换到那卷纸时它还是完全没用过的。

嗯,我们从不会意识到选择纸卷还需要思考。这里的困难是,作为最自然的选择倾向优先选择较大的纸卷其实推翻了设计的本来目标。

图3.7中的双轴卫生纸架说明了这种设计是有害无益的。当两个纸卷的大小差异较明显时,恰好就会导致很多人的错误行为。在设计中,同样的原则在一种情况下可行,却恰好会在另一种情况下导致错误。这就是一个实例,一个看似简单的设备却有着隐藏的复杂性。

有一个设计方案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两个纸卷应该有一系列强制性约束,而不是两个纸架都同样可见:第二个纸卷在第一个纸卷用完之前应该是不能被使用的。我在《设计心理学》(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 )书中称之为"强制性功能"。事实上,很多市场上的卫生纸架都应用了适当的强制性功能。经常是新的设计在损失了其他方面的前提下解决了某个问题,但同时导致新的、其他的问题出现。

一些市场上的纸卷架,在下面的纸卷用完时,按下空的卷轴就会放开上面的纸卷。但是,上面的纸卷即使存在,也是藏在牢固的金属外壳背后,是不可见的。那儿有一卷备用卫生纸吗?这并不容易判断。难道这种纸卷架的制造商是期望清洁工必须每天打开所有厕所里的纸卷架外壳来确认是否都有一卷备用卫生纸吗?我对此表示怀疑。所以这种设计反而引发了一大堆的改良性设计。一些设计是有透明的边缘,以使备用纸卷是可见的,即使现在还不能用到;还有些是使备用纸卷可以看见,但被目前正使用的纸卷所挡住。

卫生纸卷架说明了几个问题,包括需要进行沟通(通过使备用纸卷可见来判断它是否存在),还有通过设计的力量来约束行为使之是适当的(总是从较小的纸卷取纸直到它完全用完),这是一个强制性功能:正确的行为是唯一的可能性。它们也表明了,连最简单的设计都会有社会意义,甚至卫生纸卷架也属于社会性事物。

人的行为是难以置信的复杂:社会行为更是如此。我们必须按照人们的行为方式来设计,而不是按照我们希望他们应有的行为来设计。在所使用的设备使事情显而易见,提供了温和的指引、语义符号、强制性功能和反馈的时候,人们用起来很顺手。

卫生纸问题的解决方案是一个适当的强制性功能,一种自然而然引发正确行为的约束。一个设计合理的强制性功能的完美特性是,用最少的需求来解决问题或作出决定:人们被温和地指引出恰当的行为。

复杂性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所以我们必须学会处理它。有时我们必须使用的设备是复杂的,有时是简单的,但使用的环境使它们变得复杂。我们需要应变行为来帮助我们管理生活中的复杂。

把知识投入物质生活中,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是添加提示和建议。如果航空公司可以通过画在地上的线条来帮助他们的员工,我们也能为自己做点相同的事。使用任何能起到最好作用的工具:小圆点胶、强制性功能、张贴出来的操作指南,甚至用更强大更有组织性的科技产品(例如鸟类的电子指导书)来替换简单的科技产品(例如普通的书籍)。

在物质生活中使用知识。这同样适用于行为方式: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你怎么知道该如何去做呢?看看周围,遵循别人的示例:做他们所做的事情。在一个陌生的文化和未知的语言环境里,你如何点餐?看看周围其他人都在吃什么,然后点那些你看起来感兴趣的:你要做的就是指出你想要的,使用其他人已经在生活中积累的知识。

生活可能会很复杂,但我们可以学会如何去适应。有时是科技带来了复杂;有时即使是简单的科技,由于它有太多的大小、形状和形态的不同,也会产生复杂。有时,带来复杂的正是一些科技,它们会通过自动化、更好的设计或是动态的组织结构而自动在我们需要的时候提供所需要的信息,而这些科技原本是要将我们从复杂中拯救出来的。